深圳市榕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如何调研上市公司

文章来源:榕树投资发布时间:2019-05-13

司董事长翟敬勇受上海证券报邀请,于2019年5月6日和报社全体编辑和记者交流分享他的投资理念,得到了报社领导、员工的高度好评。

 

上图左为榕树投资董事长翟敬勇先生,图右为上海证券报董事长张小军先生。


以下转自中国证券网记者报道。


榕树投资董事长翟敬勇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只要他话匣子打开,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上市公司故事不断冒出:有赤水河边的,有内蒙大草原上的;有传统消费企业的,也有新兴企业的;有的让他击节叫好,有的也让他扼腕叹息……


对于一个24年来坚持实地调研,走访过五百多家上市公司的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行为。


空仓不代表不去调研


实地调研对于投资人来说,就是一个采撷珍珠的过程。


正如一位投资大佬所言:如果将投资比喻成一串珍珠项链的话,投资理念是那条线,上市公司是线上的珍珠,如果非要将线与珍珠相比的话,那珍珠无疑更重要。


而翟敬勇就是那个24年来持续进行上市公司实地调研,努力做一个能慧眼识珠的投资人。


实地调研带给翟敬勇领先市场一步的发现,也带来了最佳建仓时机。


2015年12月初,翟敬勇再次到贵州茅台调研,他发现,包装线工人仍未放假,此时距离农历新年仅有一个半月,而按照往年惯例,由于贵州省冬季冰雪天气多,运输困难,加上贵州茅台一直是以销定产,包装线上的工人此时都该放假了。

十年以上的长期跟踪,加上职业投资人的敏锐,使得翟敬勇判断茅台酒的动销将再次迎来上升趋势。2016年熔断发生以后,他开始重新着手重配贵州茅台,此时距离他上次卖出贵州茅台已有3年时间。


翟敬勇在2003年到2013年期间长线持有贵州茅台,但他在2013年贵州茅台股价220元附近时选择清仓观望。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持有还是空仓贵州茅台期间,翟敬勇都保持着每年两次到贵州茅台实地调研的习惯。


“每年至少去两次贵州茅台,一次是5月份的股东大会,另外一次是选择在年末时。有时候也会不定时陪客户去调研。这么多年来,我去了贵州茅台有30多次。2013年抛售贵州茅台后,再去上市公司,人家就对我很嫌弃,说你都卖了怎么还来啊。”翟敬勇说,空仓不代表不去调研,不去观察。


企业家战略眼光很重要


翟敬勇奉行的投资原则是,长期跟踪后再做投资决策。


他说,“没有对上市公司跟踪三五年,就谈不上对企业的理解。我们要求我们的每一个基金经理,包括我自己在内,投资的每一家公司必须跟踪三到五年以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对企业的商业模式、治理结构和企业文化等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在调研中,翟敬勇极其看重上市公司管理层的战略眼光。


翟敬勇曾投资过一家手机产业链公司,尽管这家公司的营收如期从几千万做到了十亿元的级别,但翟敬勇在了解到这家公司并没有在新一代技术方面进行战略储备时,毅然放弃了这家公司。


“看企业一定不能仅看冷冰冰的业绩数据,一定要非常了解企业家的担当精神和战略眼光。比如在功能性手机向智能手机转型关键时期,某手机企业就曾用一折的价格甩卖其储备的功能机元器件,用壮士断腕的方式向智能手机转型,这家企业旗下的两款智能手机后来均获得长足发展,而很多当时领先的手机厂现在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企业家的战略眼光至关重要。”


关于企业战略安排的重要性,翟敬勇还举了一个例子:


伊利股份在2015年,也即公司非常困难的时期,大手笔投入了72亿元的广告宣传费用。而另外一家行业内同类企业在被央企收购后,管理层作为职业经理人,更多为当年必须达标的业绩考核所掣肘,并未在渠道上大手笔投入。

消费品广告界有句名言“广告是最便宜的”,意味着广告投入越早企业受益越大。伊利股份与那家曾经并驾齐驱的乳品企业的差距就此拉大。企业家的魄力和眼光,会为公司未来数年的发展奠定基础。


翟敬勇还看重企业的专注性和产品品质。


他提及一个做手机的朋友分享的经验:曾经是全球手机霸主的诺基亚,产品有无数种款式,价格从300元到3万元不等,主要销售的就有一百多个款式。而每年苹果手机的产品仅一两款,型号、颜色乃至价格体系都是极简,苹果公司的专注度给了消费者更好的体验。“一百个设计师设计一百多个款,体验一定不如一百个设计师仅设计一两个款。”


今年仅招90后新型产业研究员


翟敬勇在过去24年来不断行走于上市公司之间,他不仅调研自己所擅长投资的传统企业,也不断突破自己的认知边界,积极调研新兴企业。


“未来价值投资者队伍中的业绩也将出现巨大差距。要投资于顺应伟大时代的公司,价值往往来自成长。”


榕树投资自2015年之后就不再招聘传统行业研究员,今年以来更是仅招90后研究员。


“我们需要寻找符合时代的伟大企业,任何伟大的企业都是从一家小公司成长起来的,未来五到十年,A股也会出现和英特尔、英伟达、微软、苹果一样引领潮流的公司。老的研究员一般会思维固化,所以我们现在非90后研究员不收。”翟敬勇说。

 

 

《上海证券报》是1991年新华通讯社出版的报刊,是新中国第一张以提供权威证券专业资讯为主的全国性财经类日报,是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中国银监会指定的相关行业信息披露媒体。目前每天常规的出版数为对开20版,最高发行量达80万份。2018年3月,获“2017年百强报纸”荣誉。

上海证券报和中国证券市场共同成长,其主要读者是广大投资者,上市公司和大型集团公司的管理层,证券公司、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外资金融机构和各类中介机构的管理者和从业人员,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以及境外财经媒体和研究机构等也是其重要读者。在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网关于对财经媒体的浏览和阅读取向两项调查排名中,《上海证券报》均高居第一。从各类纸质媒体、广播电视和各类网站转载财经报道的数量来看,《上海证券报》的报道被转载率名列前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