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榕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投石专访丨翟敬勇:这类公司能推动股市繁荣发展

文章来源:投石星球发布时间:2019-04-19

访谈人物丨翟敬勇

采访丨Mathilda

文字丨胡霄


查理·芒格说过:“我们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懂,我们也不会不懂装懂,我们只做我们懂的东西。”


翟敬勇先生拥有20年多年投资经验,经历过多次牛熊的洗礼,也从他骨子里释放着强烈的投资原则——不熟悉的公司坚决不买,非符合价值投资的公司坚决不碰。这点跟芒格先生的理念不谋而合。


近几年,价值投资的理念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个市场已经趋于理性化。想要做好价值投资,不光是市场需要理性化,投资者也需要理性化,必须用心、努力去做到绝对理性。在与翟敬勇先生交谈中,明显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理性的把控,对投资的选择有相当高的要求。

以下是投石星球采访榕树投资首席执行官翟敬勇的全部内容。


Q:2003年以来您坚持长期在做企业实地调研,深入走访的调研已经超过500家,您在调研企业时最关注的哪些方面的信息?

A:我们调研企业前先会做案头工作,就是看公司已经发布过的信息。调研主要看文化,比如说去消费品公司看一些解禁程度,还有就是看企业的团队,了解高管之间有没有内部斗争等这些东西,关键是去增加一些感性认识。


Q:您最关注的是哪个点?是人更多一些,还是眼睛能够看到的东西更多?


A:因为企业是人组成的,一个团队是否和谐,有没有拼搏精神你通过文字是看不到的,一定要实地去交流。而且我们去观察企业不是只去一次,像茅台我从04年开始已经去了30多回了,而且是坚持去。因为你找到一家好公司不容易,找到了就不要轻易放弃。但是每家企业的经营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它的产品也会受到脱销和过剩等因素影响,各种利益和诱惑都存在,由于管理的团队、财富的分配等方面都会产生很多变化,这个时候每一个公司的基本面发生变化都会反应到股价上。


做二级市场我们执行团队有个名言叫:等股票跌到底了,你会发现你买错了。所以这个时候对很多成长型的公司进行实地跟踪调研是非常有必要。相反,最后长成一些巨无霸的公司去调研的意义就不大了。像阿里、腾讯、平安这些公司去调研没有什么意义。那些新成长的公司,像美团、滴滴、拼多多去调研就有意义了,因为它们的成长,它的商业模式、发展方向随着市场的变化而不断的变化,这些公司盯不住的话,实际上是很难做买卖决定的。


Q:您认为什么样的企业能够成长为卓越、伟大的企业?


A:我认为首先得走正道吧,走正道的企业都值得尊重,因为企业家只要走正道,不管上市还是不上市,他都值得尊重,他是在为社会做贡献,解决我们就业等问题,这些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我经常去企业调研怀着一颗谦卑的心,我们去上市公司都是去学习的,而不是去指正这些领导该怎么做,所以我们只是一个跟随者。


您刚刚说的优秀和卓越是有区别的。因为很多公司,尤其是能进入公众眼里的上市公司,80% 90%的公司都是优秀的企业。那么能变成卓越的公司是在这80% 90%里面的10%,就跟我们考试一样,很多人能考到90分,但是从90分到100分很少,而且是越来越少,是处于金字塔尖上的。


那么我想优秀和卓越最大的差别是在企业文化上。企业的文化形成了未来在市场竞争力的差别。我们反观过去那么多卓越甚至伟大的公司企业文化是津津乐道的,而且这些企业文化已经被很多媒体写成了书进行广泛传播。其实企业文化无非就是这几个要素,第一个就是走正道,第二是在商业原则上不坑蒙拐骗,就是我们所谓的本分,这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个品质以后做出来的产品才能得到消费者的信任,不管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产品还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产品,它本质都是一样的。


谷歌为什么那么优秀?就是因为你上谷歌搜索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像茅台为什么好?因为它酒的品质让消费者感到愉悦。还有像衣服、化妆品等,你喜欢用的产品一定是它的品质在决定的。而产品的品质背后是由企业文化所决定的。所以优秀和卓越就是差在企业文化上。企业文化又可以产生出治理结构,治理结构又可以分成薪酬体系、接班人制度、整个管理的内控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区别。这些都是一个企业能不能成为卓越的公司而产生的企业文化奠定的。这个企业文化要有人实践,需要时间,当企业从优秀向卓越跨越的时候,它形成的有效制度才会被大众传播,所以我是这样去理解的。


Q:您觉得有一些企业面临被市场淘汰,特别是很多大型国有企业已经开始被市场淘汰,有多年的负债,然后用一些政策方法去补救它,您觉得这个意义大吗?


A:纠错实际上要第一时间去做。包括我们投资,我认为防御是防不住的,只有进攻。被市场淘汰一定是你的产品生命周期出了问题。作为一个企业家,你发现你的产品,你的生命周期已经没有市场了,这个时候除了变以外,没有其他办法。


看原来的钢铁大王也说了,“我把有形的一把火烧掉了,只要我带着人,马上就可以重建起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今天阿里、腾讯的崛起,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崛起,它是在顺应时代的变化。对于您刚刚讲的国有企业,是因为它是一个KPI考核,换句话说这些职业经理人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所以职业经理人和企业家是有本质的区别。我们自己也在创办企业,我们是担负了我的声誉,还有我的身家,更担负了对社会的责任,从这些角度去考虑。


企业生生死死很正常,关键是不要在市场的周期大潮中被淘汰掉,一旦发现出第一时间纠错,而不是说去做补救,补救是没有意义的,也许能够补救上来,但是这种概率是非常低的。


Q:您如何看待最近股市的连续上涨?这种连续上涨对贵公司大的布局会有一定影响吗?


A:首先从布局来讲,我们已经布局完了。我们就是“价值加成长”。在去年十一月份我们就已经判断大盘底部已经确认了,而且我们是在中国那么多做二级投资中少数坚定2019年是权益大年的机构。既然我们是这样认定的,那我们早就布局完了。我们布局完后给我们的回报也是可以的,我们目前很多基金都有25%左右收益了。


Q:作为个人,不仅要从数据上了解一家企业,还应该如何去调研?


A:不管是机构还是个人都一样。看你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如果是业余,那买大白马股就行了,今年大白马股也涨了20%。人心态要好,首先对今年这个市场进行判断。对于个人来讲,你赚的财富要有地方去储存,过去是把这个财富储存在银行,包括买基金这都是储存。还有一种就是买不动产,像女性很多人买首饰,都是把你赚取的财富换一种方式储备。


今年实际上就偏向于股权,因为中国的通胀已经非常高了,而且这种通胀会影响到居民的财富。受最大影响就是房价,从国家的政策上讲,房子只住不炒,这个是未来5到10年的国策。在这种国策的影响下,我们可以看到房地产对居民的影响是很大的 。而且储存财富有个观点就是买涨不买跌,所以春节很多地方的房价没有涨。所以这些钱一定要重新换个地方储存。


恰好2019年是个承上启下之年,也就是说19年是中国半导体产业链开始给我们国家经济和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利润增长之年的开始,同时国家在这个领域有一个最大的推动,政府用更高的战略眼光推动这个产业链的发展。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把5G的基础建设定义为新基建,这实际上让整个国家慢慢摆脱土地财政的依赖。中兴、华为事件更让我们看清楚中国的制度红利已经开始在全球崭露头角。换句话来说,30年前中国享受的是低端劳动力带来的制度的红利,分布在纺织、家电、鞋帽,同时制造业财富的聚集推动了房地产的发展。


但是在今天可以看到华为在通信领域的技术已经领先竞争对手1年以上,当然这个不是我说的,是华为在公开场合讲的。另外今年华为新发布的手机不在跟随其他的国家大牌,这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这个时候我们在半导体产业上的制度红利才刚刚开始。


我们有个数据统计,今年高校毕业生是820万,从1999年到2019年7月份,这20年累计下来高校毕业生有9864万,接近1亿的高知劳动力正好顺应第五代通信技术的发展。所以美国的强大来自于1965年美国仙童公司成立,整个半导体产业链开始发展真正推动了全球竞技的快速发展。看美国的股市几轮大涨实际上都是由半导体推动的,每次危机完以后也是由半导体产品推动的。就像2000年以后互联网的发展,另外从2008年美国的危机以后09年美国持续了10年的大牛市,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其实也是半导体产业链。从硬件到软件的应用可以看到过去美国这些公司都是10倍以上的大牛。


中国从2019年开始,我们相信半导体产业链这类公司能够推动中国股市的繁荣发展,也是这一次A股上涨的主要动力,至于科创板这些都是催化剂。所以大家在疯狂入市,并不是说是疯狂,而是因为外围的环境一缓和,这个市场就开始恢复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