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榕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翟敬勇23年投资经:投资要讲“生意原则”

文章来源:华尔街见闻发布时间:2019-04-19

私募江湖很残酷,最终能沉淀下来的优质的管理人为数不多,翟敬勇就是其中一名。他曾在贵州茅台上有过数十倍的盈利记录,精准在万华化学的最高位附近将其悉数抛售。翟敬勇的法宝在哪?

一进入深圳榕树投资资产管理公司,映入眼帘的是12个大字,“寻找伟大企业,坚持好股好价”——这也是榕树投资创始人兼总经理翟敬勇历经历4轮牛熊市的洗礼后,总结下来的投资精髓。

与其说翟敬勇是一名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如说他更像一名生意人,因为从他骨子里释放着强烈的“生意原则”——不熟悉的公司坚决不买,非符合价值投资的公司坚决不碰。

这多年坚持的“生意原则”亦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私募排排网最新数据显示,翟敬勇旗下所管理的山东信托-榕树文明复兴、榕树陈氏、榕树文明复兴二期和榕树文明复兴三期,从成立至今的累计收益率分别是145.52%、96.37%、80.50%和80.10%。

翟敬勇23年的大中华地区资本市场投资“心经”,当然值得关注。



韬养

在1999年底,为了寻找更大的发展机会,翟敬勇只身一人从湖北来到深圳。当时在他的心目当中,深圳就是中国的华尔街。

然而这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作为一名高峰时管理着几十亿资金的私募管理人,翟敬勇来深圳的第一份工作仅仅是做发电机销售。白天打工,晚上看书,成了他人生当中不可磨灭的时光。在半年内,翟敬勇把股市技术分析琢磨得越来越透彻的同时,还依靠卖发动机赚了五万元——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随后,卖软件、券商研究员的工作他都做过。

“人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不要去计较一时的得失。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年轻人就在过于计较自己收入的多寡。但他没有想到,他现在计较的东西,在未来来看或许一点都不重要。如果把这个道理想清楚了,那你就知道你追求什么。”回忆那段韬养时光,翟敬勇感叹道。

2001年,是翟敬勇开始从技术分析转为价值投资的重要年份,同年,他与“价值派”私募的代表人物但斌相识。结缘于价值投资,两人一拍即合,常一同探讨企业的投资。到了2005年,翟敬勇要创立私募基金的想法愈来愈烈,于是就征求但斌意见。那时但斌对他说,“你早就可以了。”

2006年6月, 深圳市榕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多年以后,翟敬勇一直对但斌心存感激,“若不是当初他推了我一把,我的想法或许未能如此坚决。”

蜕变-分家-重新出发

事实上,股票投资是一回事,管理公司又是另外一回事。从一开始简单的草台班子成长为正式的资产管理公司后,榕树投资也曾面临组织架构,企业愿景等问题。

在翟敬勇看来,繁荣期埋下的祸根,在衰退期都会暴露出来。2006年到2007年,榕树投资不断做大做强。但随着2008年股市暴跌,前几年积累下来的问题越来越突出。由于和前合伙人的目标理念的差别实在太大,在2011年,翟敬勇和最初的合伙人解除了合作关系,并且重组了公司。

“道不同不相为谋,要做好投资这件事,必须要有适合自己的文化土壤。”翟敬勇说道。

“分家”以后,翟敬勇一手重新架构榕树投资投研体系,提出“正勤达”作为榕树投资的文化。

翟敬勇说:"若有员工在公司的言行举止不符合正勤达,他就会被淘汰掉。每个人招聘进公司的时候都会签保密协议,在保密协议之中,这些都有明确要求。比如说,不能在公司有吵闹打斗,一旦发现立马就开除。”

在翟敬勇看来,“正勤达”是做人做事首先要去具备的最基本。若延伸到投资当中,坚持的就是四个原则——不坐庄,不跟庄、不操纵市场、不破坏市场有效性。与此同时,翟敬勇一直在不断地提高自身的投研能力。“过去的十年,我一直提升自己的投资的能力,还有资产管理能力,严格要求自己要做优秀的资产管理人。”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面对市场的种种诱惑,翟敬勇多年来始终坚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原则——只投资熟悉的公司。而“熟悉”,是基于他22年来扎实的调研和研究功底。

在券商研究所刚刚开始兴起的2004年,能够去上市公司深入调研的专业投资者甚少,翟敬勇就是其中一名。如今接近万亿市值的贵州茅台也是他在那时候通过调研后买入的。此后,翟敬勇每年都要去贵州茅台厂至少两到三次,无论是空仓期还是持有贵州茅台股票,整整15年风雨不改。在他眼里,贵州茅台是当前A股商业模式最好的上市公司。

因此,哪怕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翟敬勇对贵州茅台依然坚定持有。如今他已经从茅台身上斩获过数十倍的利润。

在翟敬勇看来,寻找伟大的企业,“伟大”这两个字并非能简单地形容,而是一定是要符合时代特征的——能给全球老百姓去造福,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提升人们生活质量的。能对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的企业,才是伟大的企业。而茅台就是典型的例子。

具体落实到选股上,翟敬勇更看重的是商业模式。“我们做股东的首先要考虑的是企业赚不赚钱。这主要是从两个指标去衡量,一个是毛利率,一个净利润率,但这并非一成不变的。比如,像看拼多多、字节跳动等新兴行业的公司,还要加上它的消费总量等新指标去研究。”

摊低成本也是一种策略

股市里有句老话,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才是师傅。翟敬勇透露称,他在2018年7月份把重仓多年的万华化学悉数出售。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万华化学的股价已破50元,正处于史上最高。

“价值投资为什么要择时?能择大的时,实质是对企业的深度理解。在股票估值过高的时候,你凭什么不卖呢?因为这个能决定了你未来的回报率。”

在翟敬勇看来,在股票处于高位时卖出,把钱落袋为安,在日后再次看到低位时再慢慢买,这样摊低成本,也是一种策略。

翟敬勇还透露,前一段时间,当万华化学处于20~30元的时候,他又将仓位重新买了回来。“我跟了这个公司15年了,交往了15年的朋友,还需要外人去给他们打分吗?”

投资决策的嗅觉从何而来?

翟敬勇表示,学会择时这件事情,背后应该是由一整套投资体系所决定的。

“你要是没有一整套投资体系,你是很难去作出高估和低估资产的判断的。所以这就需要长期研究企业。把一个企业研究通研究透,最起码要5年时间。5年你才能说了解,10年才能说理解,15年以上才算懂。因此要把一个好企业吃透吃懂是非常难的。”翟敬勇表示。

“生意原则”很重要

价值投资这四个字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从大脑到心脏,需要经过股市的反复锤炼。——翟敬勇朋友送他的一句话,常常在他耳边响起。

他解释称,“你所学习的投资原理,需要通过反复的市场检验之后,融入到你的血液里面,这才是最关键的。”

在去上市公司调研之前,提前做好案头工作是翟敬勇多年的习惯。而翟敬勇调研万华化学的过程,也别有一番意味。

2002年,国外MDI产品对国内低价倾销,万华化学举起反倾销利器,提起反倾销调查申请。不久后,万华化学就主动撤诉。翟敬勇说,“在2005年的时候,经济开始起来了,万华的产品价格已开始大幅上涨。按道理来说,这家公司如果是为了一己私利的话,完全可以继续把价格战打下去。但它为什么要撤销反倾销?我就问董事长为什么要撤销。”

翟敬勇回忆称,当时万华的董事长回答的是,“我们的下游客户都是中国的民族产业,氨纶及纺织业等,它们要生产7亿件衬衫才能换一架飞机。我们作为它的上游,一定要维护这个链条的利益。”

基于这句话,翟敬勇判断这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而且懂得“生意原则”——上下游一定要都有饭吃,这样链条才能做大。如今,万华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MDI生产企业。

看好5G、医药和大消费

展望未来投资机会,翟敬勇主要看好5G及相关产业、医药和大消费。

5G行业方面,他认为:“30年前中国享受的是低端劳动力带来的制度红利,主要分布在纺织加工企业,制造业财富聚集推动了房地产的发展。而现在,华为在通讯领域的技术领先了竞争对手1年以上,半导体产业链的技术红利才刚开始。未来我们的经济增长更多会依靠5G及相关产业。我们需要把握好中国未来的方向,要找出符合时代产业发展规律的行业。”

其次,看好医药行业。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60周岁的人口已经正式超越0-15岁的人口,接近2.5亿人,这意味着中国正式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所以医药企业的未来大有前途。”

第三、看好大消费。

“基于中国14亿人口和40年改革开放积累的巨额财富,尽管经济增速可能放缓,但我们认为优质品牌消费企业将有望迎来持续稳定的业绩增长。”

绝知此事要躬行。事实上,翟敬勇坚定的逻辑背后和研究密不可分。他透露,“我们从2015开始,就只招半导体和生物制药的研究员。我们每天都要开会。”

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我们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要兼顾研究、调研、投资和管理公司等各种事情,你是怎样平衡工作和生活的?”

翟敬勇喝过一口热茶笑言:“按部就班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