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榕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榕树投资董事长金毅接受摩尔金融专访:经济再平衡是未来牛市的基础

文章来源:榕树投资发布时间:2016-03-07

A股市场经过三轮大幅调整之后,在前段时间A股再现千股跌停,投资者情绪极度悲观。 

从经济形势看,2016年比2015年更加严峻,两会会有哪指导性政策改善当前低迷的经济形势呢?供给侧改革一路前行,国企改革、新经济轮番上场,哪一个板块才是未来的资本市场最认可的方向?

榕树投资董事长金毅先生接受摩尔金融专访,就近期市场的行情,及未来经济形势等进行深度剖析。

金毅认为,经济再平衡会是牛市的基础,趋势性机会可能在2017年。2017年十九大,会给市场带来新预期,2017年对经济起决定性影响的供给侧改革、汇率、利率、货币、财政等政策也会更加明朗。

以下为访谈全文:
摩尔金融:前一段时间,市场接连下跌,尤其是猝不及防的千股跌停,根本没有给投资者出逃的机会,市场再次被悲观情绪笼罩,您认为这样的的市场往下还有多大空间? 稍有些利空消息比如注册制等,就会引发千股跌停,有什么内在的原因导致市场如此脆弱呢?
金毅:A股市场一直处于持续高估的状态,作为投资人,在这种状态下的投资逻辑是赚取股价波动带来的资本利得。投资者赚的很大一部分是估值上升的钱。例如,从10倍PE涨到50倍PE,即使期间企业利润不变,股价也涨出5倍,当情绪反转它跌回10倍去时,财富就损失80%。

指数的形成是市场中所有投资者共同出价的结果,要准确的预测指数便需知道所有出价者的“心”,这是不可能复制或者持续的能力。随着中国市场化程度提高,必然会进入依靠市场说话的阶段,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当经济体规模变大时,之前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扰动,例如国家某项政策或者市场热点炒作等,便会失去之前的影响力,成为微扰动。中国会逐渐进入证券市场就是国家经济晴雨表的阶段。指数运行会越来越多的和国家经济发展相拟合。

新趋势确立需要经济再平衡,需要找到新的中国经济增长的平衡点,在这个新增长率下,可以让我们的经济再持续发展二十年。平衡点要符合中国自身的发展规律,需协调社会、政府、企业、居民、资源等多个方面,“再平衡”不是短期可以完成,需要时间。

目前股市走势的大趋势是测试经济是否着陆,这将是一个反复的过程。要不断观察国际国内政经大宏观,判断国家现阶段经济是处何阶段,需要多长时间找到再平衡点,以帮助确认市场大趋势,除此之外,其它因素都仅是扰动,注册制等政策都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必然产物,只是实行早晚的问题。并不能改变大趋势。
 
摩尔金融:从长远角度看,金总十分看好大国复兴。您也提到“平衡点”问题,实际上经济压力较大,去年是6.9,今年房地产走到这个节点,股市大跌,实体经济非常不乐观,整体经济形势,2016年比2015年更加严峻。您曾经讲到2017年或是重要拐点,逻辑是什么呢?
金毅:中国经济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存在差别,中国拥有漫长的辉煌历史,上古文明传承至今。中国经济拥有中国特色。从中国历史来看,政通人和则国家兴盛,此轮牛市的开端是投资者对改革的期盼,上下是一股绳,这便是政通人和。一个大国,经济下滑,遇到大的危机,还能国泰民安,是很伟大的事情。

我相信中国完全有能力渡过这个危机阶段。2017年十九大,会给市场带来新预期。2017年对经济起决定性影响的供给侧改革、汇率、利率、货币、财政等政策也会更加明朗。

摩尔金融:A股市场会提前半年,如果说2017年是经济的拐点,那么是否意味着2016年上半年是一个纠结的缓慢期,2016年下半年将可能看到的趋势性机会呢?
金毅:经济再平衡需要时间,趋势性机会可能在2017年。因为大的政策包括:利率政策、汇率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出口政策以及投资政策、房地产政策等,在2016年或许不能得到明确答案,但在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政府会逐步形成对策。
 
摩尔金融:产能过剩是09年之后积累的重要社会问题,之前政府希望通过“一带一路”能把过剩产能输出去,但在实际情况并没有预期中那么顺利。李克强总理在提到供给侧改革时提到,“以壮士断腕的精神予以推进”。同时也提到“一旦经济真的出现滑出合理区间的苗头,该出手时我们会果断出手”比如最近的次地产行业利好政策不断出台以及1月2.5万亿的天量新增信贷数据。这一定程度上是自相矛盾的,你如何解读呢?
金毅:我的理解可能与你的理解有些不同,“一带一路”的根本目的并非是去产能,而是在中国的大国复兴,增强政治辐射能力,经济考量在其次。亚投行、人民币加入SDR、包括南海问题等,属于大国的政治博弈。

“壮士断腕也要往前走,但如果超出合理范围,要坚决出手”,实际上两者并不矛盾。壮士断腕还可以往前走,但断臂则做不成事,断头就直接走不了,因此,断腕的事情可以做,断臂、断头的事情就不能做,但事中如何取舍,知易行难。大方向已经确定,执行中会看到反复。

产能的出清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手段,目前的经济危机从另一方面讲是好的,具有两面性,起码说明中国已逐步成为经济市场化国家,通过经济危机亦可实现免疫性成长,每次经济危机过后,国家都能焕发新的生命力,经过自然淘汰,会有一批新的能够适应新环境的企业诞生,这是市场的自然选择。供给侧改革只是政策手段之一。
 
摩尔金融:是不是这一个时间段的磨合,更多需要投资者的意识与国家的意识达成一致,然后才有望走出积极健康的市场?
金毅:是的,首先,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的市场,不去每天判断涨跌。一个成熟理性的市场,投资人在其中能更容易获得合理收益。政策透明使得投资者对未来预期确定性加强,反过来会给施政者传递有效的市场反应,提供下一步政策的依据。美国资本市场从QE开始、到退出、到加息,市场和政策的呼应形成了正循环,这个对美国经济危机后迅速建立经济新秩序是有决定性作用的。一个成熟的、透明的、有更好预期的市场,才是好市场,而非是短期剧烈波动的牛市和熊市,因为这种市场对投资者和企业都有巨大伤害。
 
摩尔金融:当前经济转型中,政府提到几大方向:国企改革、新经济、供给侧改革。您认为未来哪块的投资机会更大?
金毅:应当说,三者处在并行状态,只是分类不同。供给侧改革中,很大一部分由国企构成,尤其是重资产方向的煤炭、钢铁等。因此,供给侧改革很大程度上是国企改革;同时,国企是当下中国最重要的经济力量,国企的参与也会给新经济带来更大发展空间。
 
供给侧改革是新旧交替的过程,在结构调整过程中,新的商业模式和创新是永远的主题,国家创新有未来,企业创新会有超额收益。供给侧改革给产能出清后的行业带来机会,这部分行业企业很多都属于周期类企业,机会也是周期性的。国企改革是主题投资,受政策影响很大。
 
摩尔金融:我们2016年主要的投资方向是那些?重点看好那些行业?
金毅:榕树主要投资三个方向。第一,大消费,榕树投资大的策略是分享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成果。过去三十年的粗放型、高速增长的经济模式,受到资源的硬约束和软约束已经到了极限。未来三十年,中国努力转型到可持续增长模式。中国作为一个有历史的国家,最终会做到对传统的回归,对本土企业的认可。所以本土优势行业的龙头企业都有很大机会。

第二,TMT为代表的新经济,新商业模式。它包括TMT、新能源等拥有新模式的行业。

第三,医药行业。健康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在这个行业会有很多机会。


受访者简介:金毅,深圳市榕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投资委员会主席,浙江大学经济学硕士。是国内第一代证券公司场内出市代表,曾就职于中创证券,任中创上海证券业务部负责人和中创自营业务负责人。拥有22年国内、香港及海外资本市场投资经验。

重要声明:本文的分析及观点所依据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依据的信息和建议不会发生任何变化。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